俄国的1917年 | 从二月革命到十月革命

编者按: ** ** 伟大的十月革命爆发距今已有103年,而十月革命所创建的伟大国度也已经消失快三十年了。对于很多人来说,十月革命存在于非常遥远的过去,似乎与我们的生活毫不相干。其实恰恰相反,如果没有十月革命,人类社会的状况将会大不相同。即便是在苏联早已不复存在的今天,各国人民仍然生活在十

《罢工前夜》 | 韩国独立电影的最初杰作又重新上映

4月15号晚上,韩国电影界的著名制作社“明电影文化财团 Myung Films Lab(明电影;명필름)”和“全泰壹财团(전태일재단)”共同举办了韩国独立电影中最有名的故事片《罢工前夜》的试映会。明电影邀请了韩国社会运动人士和在那部电影中出演的演员们。当天晚上7点半左右大约500个人来到了韩国首尔龙山

对婴儿基因编辑试验的看法

我国已经诞生了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媒体进行了大量的报道,国内外的科学家们也做了许多分析。这里不再赘述,姑且尝试试着谈谈一个社会主义者的看法。 应当对这一试验持谴责态度。我认为,这一试验的问题主要包括两方面,一方面是对婴儿个人的影响,另一方面是对社会的影响。这两方面的影响不可预测,

我们是多数人,我们为多数人而战斗

说起来也很感叹,马克思主义作为一种关于人与社会的最完善、最科学的学说诞生已有170年了,但是在其信仰者中有多数意识的人却不多。多数原则的第一次严肃的实践是布尔什维克(多数派)的民主集中制的确立,相当于宣布了少数服从多数是一个无产阶级原则。多数原则和布尔什维克其他很多原则一样饱受各

我的教书生活

做一名教师,在我的想象中是一件最不可能的事情。虽然从小与教师接触,我却难以想象自己成为一名教师的样子。尽管我作为一名免费师范生已经在教师岗位上工作一年了,这些最初的印象仍然保存了下来。 刚毕业,就开始教授非本专业的语文科目,并且担任了一年级班主任。刚开始的兵荒马乱已经在我心中淡去了

缺乏社会保障,如何实现“稳稳的幸福”?

8月初,民政部发布了《2017年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对过去一年全国的结婚数据进行了统计。2017年内地居民的结婚人数和结婚率延续了过去几年的下降趋势——结婚登记的内地居民为 1063.1 万对,比上年下降 7.0%,其中结婚率为 7.7‰,比上年降低 0.6 个千分点。(笔者注:结婚率指在一定时期内平均每

反抗压迫的米too运动

在这次米too运动兴起之前,性骚扰在国内并不是一个热门的社会议题。遭遇过性骚扰的女性不在少数,但是大多数女性习惯了对此沉默。我也曾是这“大多数”其中的一员。 “2017年,广州性别教育中心和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合作进行调查并完成《中国在校和毕业生遭遇性骚扰状况调查》,参与调查者(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