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多数人,我们为多数人而战斗

说起来也很感叹,马克思主义作为一种关于人与社会的最完善、最科学的学说诞生已有170年了,但是在其信仰者中有多数意识的人却不多。多数原则的第一次严肃的实践是布尔什维克(多数派)的民主集中制的确立,相当于宣布了少数服从多数是一个无产阶级原则。多数原则和布尔什维克其他很多原则一样饱受各色人士争议。现在认同并能践行多数原则的人非常少。从理论化的角度上讲,多数原则的表述有点太过模糊——时刻站在多数人的立场上,以实现多数人的利益为目标——这难免会引起很多质疑,需要加以澄清。

首先有人说多数人不一定比少数人更能代表人类的利益。他们意思是少数人可能比多数人自己更懂得多数人需要什么。这种精英主义的神逻辑,基本就是少数人们近亲繁殖的结果——一群人聚在一起相互称对方为最优秀的人。我们讲求唯物史观,其中一点就是讲求人民群众创造历史。有人说历史上真理也曾多次掌握在少数人手里,但是他们没有强调,掌握了真理的少数派想要存在下去的唯一办法,就是尽快争取多数人的支持以使自己成为多数派。如果把某次工人运动的准备阶段、过程阶段和结果整个结合起来分析,那么真理从没有站在那些刻意与多数人保持距离的少数人那一边,少数人也从来没有对运动的大方向产生过决定性的影响。那些自始至终都没有得到无产阶级中的大多数认同的运动,很难说是有效的运动,更直白地说,根本就不是无产阶级运动。而如果一个运动一开始就没有把寻求大多数的认同和支持作为一个目标,很难期待这个运动能达到一个大多数认同的结果。

有人说多数人的概念很难界定,很容易被偷换,就像“人民”这个概念,朝阳区群众也说自己是人民。但是,唯一确定的具有普遍性的多数人的定义是很容易得到的,只要我们进行足够深入、全面的调查,把社会上所有群体的所有诉求摆在一起分析(这些群体都有自己的声明或宣言),就一定能找出具有普遍性的、在人数上占多数的那个诉求,那就是大多数人之所在。站在大多数人一边是一个具体的实践过程,需要大量的“不英勇、不显著”的工作,需要经过一个比较漫长的时间,而某一次辩论只是这些行动的结果的一个展示过程。多数通过原则就是多数人立场原则的制度体现,没有站在多数人立场的行动,多数通过原则就是一句屁话。

自私有制以来,世界几乎都是少数人统治多数人。历史上第一次多数人对少数人的专政,就发生在苏联,虽然这还是有争议的。如果承认苏联曾有过多数人对少数人的专政的话,那可以这样表述:在苏联工人阶级和基层党员的支持下,以斯大林为首的苏共曾完成这样一个举动,即把政治局委员中除列宁和斯大林外的5人处死,把十七大80%的代表逮捕并处死,约一半党员被逮捕(数据未考证);同样在工人阶级和基层党员的支持下,斯大林领导的苏共的凝聚力超过列宁时期,依靠无数冲锋在前的党员,苏联打赢了卫国战争,并成为世界一极。如果我们真的遵循多数人原则的话,我们可能就得承认,工人阶级允许自己的党和干部被消灭一半。作为多数和多数的公仆(领导),工人阶级和它的干部有这个力量,并且同意这样做。

相比苏联的壮士断腕,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日常则欢乐得多。在那个大多数人都天生向往革命与集体的年代,活在大多数人夹缝中间的、向往自由与人性的少数人,老实说,确实值得我们同情。因为照他们所述,旁边的人整天都是“革命万岁!”,见到敌人就喊“杀!”,老师不教“跟人本身、跟生活有关的东西”,不教“天”、“地”、“仁”、“爱”这些他们天生就很想知道的汉字,而是教“要对毛主席感恩”。相比那些能融入集体的人,少数派总是孤独的,整天憋着,面对着自己憎恶的东西而不能出声。自以为文化水平比大多数人高的少数人,却在毛时代被没文化的大多数人专政。文化高的、吃穿好的人,被没文化的、穷脏臭的人专政,心里面的怨气恐怕是几何级数的累积。日积月累,这些少数人总忍不住要爆发,就像《一拳超人》里面怨气憋久了就会变成怪人一样。

多数人失败后,少数人才得以翻身。从多数人专政下幸存下来的少数人及其后代,在文学、报纸等方面全面掌握话语权,反复诉说当年自己这个文化水平高的人如何被周围一群文化水平低的人伤害到、恶心到的历史。这也算是变成了超级怪人吧。

所谓怪人,就是这样一种少数人,自以为优越于大多数人,并凭着大多数人所不具备的条件来发家致富。因为其自认为优异于无产大众,在思想交流上近亲繁殖,与大多数人渐行渐远,差异越大其越得意,其行为举止也就越怪异。用琦玉老师的话说,就是“变态经过变态,变成新的变态,也就是完全体变态”。

https://cdn.proletar.ink/pics/review/2018102401/201810240101.jpg
截图
https://cdn.proletar.ink/pics/review/2018102401/201810240102.jpg
截图
https://cdn.proletar.ink/pics/review/2018102401/201810240103.jpg
截图

为能过上更好的生活而努力,这几乎是每一个人都认同的价值观。但是资本主义的经济制度决定了,为了过上更优裕的生活,就要朝着资本需要的方向走,就要把大多数人特别是穷人的利益完全摒弃。那些不择手段要往上爬的人,认为多数人是异类,是次品,是会感染他的、无希望无出路的环境糟粕,因而他的出路就是尽量憎恶和远离多数人,不断结交少数人,修炼少数人成功的秘术,抓住任何一根可能的稻草往上爬,爬出穷人坑。最后如果成功了,就是威霸一方的富人,失败了,后果可能就是智商急剧下降。这和《一拳超人》中怪人协会训练顶级怪人的情节简直一模一样。

作为穷人的我们的生活现实是:仅仅是为了维持基本的生存就要忙到晕头转向、精疲力竭的地步,多不出一丝的时间去思考其他;劳累之余,看着月入百万的人们的盛世姿态,总想吐槽下自己太单纯,心地还不够坏,不能到游刃有余的地步。那么,在这样的环境中讨论多数人路线,几乎每个人都讳莫如深,与其说是不认同多数路线,更不如说是感到紧张、需要慎重对待。直面这个问题,尝试寻求答案,需要强大的身心,和多数人的一致的行动。这个问题看起来很大,但动起手来很容易,比如可以从留意周边大多数人对待某次具体事件的态度和逻辑开始,逐步地提炼大多数人看待事物的观点,再逐步思考如何做大多数人的工作。如果没有行动的条件,也可以先进行这方面的思考。只要有人还没有放弃思考,就存在改变的可能性。如果一个人连这点可能性都不相信,那就说明,他还不具备多数人原则所秉持的价值观。

  • 作者:秃头火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