撑起整片天的女人

在城中村一个社会组织机构服务期间,遇到各种各样的孩子,其中有一对兄妹让我印象特别深刻,这対天真善良的兄妹,让我不经意想起我和哥哥共同度过的美好童年,于是我会在情感上不自觉的给予这対兄妹稍微多一些的关怀,每次看着他们开心的来做作业,我都会有淡淡的欣慰和喜悦,但世间你所自认为看到的美好,里面却暗藏着多少不忍卒说的悲哀和无奈。

第一次见这対兄妹时候,他们的妈妈在问我这里是不是可以课后辅导作业,后来这位母亲告诉我,他和孩子的爸爸都不识字,小孩在另一个社区的学校上学,学习特别差,但家里又没有多余的钱给小孩上辅导班,在他们着急得走投无路的时候,听到班里面的家长说,我们这里可以有课后不用交钱的作业辅导,于是才不惜山高路远,每天孩子放学后将两个孩子送到这里来。

这位母亲一边说一边锁她的交通工具,是一辆类似老爷车的电三轮,后面刚好可以够两个孩子坐,孩子们费力地从电三轮的后备箱里拿出自己的书包,等待着妈妈交待完然后进教室。我亲切的问两个孩子,“你们是哪个学校的呀?”“我们是XX的”机灵的妹妹抢着回答我,哥哥接着补充:“你看我们的校牌上写着学校的名字呢~”哥哥一边说着,一边翻到校牌的背面,妹妹也跟着哥哥找自己的校牌,哥哥看见妹妹的校牌写着学校的那一面被一个其他小纸片卡住了,然后赶紧去帮妹妹的忙,在兄妹两开心的合作下,妹妹也翻出了写着自己学校那面的校牌~想起童年我和我哥哥,也是这么的团结和睦,父母为了生活每天起早贪和的奔波,我和哥哥也是这样相依为命,从不争吵打闹,一起度过愉悦幸福的童年……

两兄妹进去之后,母亲说她要去这里的菜市场买菜,顺便等两个孩子,然后我微笑的目送这位母亲,就进去去忙了……

到了辅导结束时间,孩子们匆忙的收起了作业,两兄妹的母亲也买完菜等了孩子好久了,兄妹两出来后,开心地爬上了车,然后一起大声对我喊:“老师再见…”随着我们挥舞的双手渐渐模糊,他们也渐渐远离了我的目光。

晚上我和哥哥打电话时候,告诉他我遇到这样一对小孩,很像我们小时候,哥哥长叹一声“哎,小时候就是好。”

我曾以为,这対兄妹,应该有我和哥哥那样美好的童年,兄妹两才会那样不争不吵和睦相处,直到那天……

和往常一样,又到了自习室开放时间,这两个孩子也按时乖乖坐在了教室,我下楼查看一楼阅览室的时候,看见阅览室门口坐着一位中年男子,这里经常会有家长来看自己的孩子,我便没有过多在意。等我上楼后,我看见这位家长已经走了出去,可能是害怕这里家长不可以进来,我正准备跟他说这里家长可以坐的时候,我的目光一下子被这位父亲受伤的拄杖锁住了。只见他艰难的走出到了门外,每走一步,都要用强大的臂力寻找到支撑点,然后在抬起沉重的左脚,重心再一次落在右脚时候,又用力的向前跳,从阅览室到门口两米的距离,这位父亲将近用了三四分钟,一步一步的捱了过去。到了门口,他开始走到路对面摆电三轮的地方,不到三米宽的路面,他行走的更加艰难了,来往的车辆,调皮乱跑的小孩,农人的小拖车……都成了他走过去的强大障碍,这位父亲一边谨慎的看路,一边抓紧时机忍着疼痛加快了弹跳速度到了路的对面的电三轮上然后坐了下来。这段短短的,短到七岁小孩三两步就跳过去的距离,在这位父亲的脚下,变得似乎那么的遥远而坎坷,在他一步步踱到路对面的这段距离里,我看到了一个父亲在漫长生活里的悲哀辛酸,我看到了每一个行走在生活上沉甸甸的担子和坚实的脚步,只是有一些人,走得比其他人更加吃力。

但我马上想到,如果这位父亲是残疾,那么,这家人的生活重担,不就全部压在了那位母亲身上?后来,由于这两个孩子在学习辅导中顽疾突出,屡教不改,在一次和他母亲沟通中,才知道原来小孩子的父亲是在一次施工时候落下严重腿疾,母亲不识字,只能在家里种种田,但田地被征占以后,母亲就只能到附近的商贸城打零工,一边打工一边照顾两个正在上学的孩子。

这位母亲说,自从家里面的顶梁柱倒了以后,自己就要承担起家里面的所有压力,苦钱维持一家人的生计,供养两个小孩上学,还有落下残疾的丈夫需要的那笔高昂的医药费。后来我总结得出在云南大部分民工口里,从来听不到“赚钱”“挣钱”两个字,他们口中的“苦钱”已经深刻饱含了生活的艰辛和不易。这位母亲说,自己每天的任务就是,每天五点钟起床,将全家人这一早上的饭菜做好,为了给家里面的孩子节省早点钱,孩子们的早点都是母亲准备,孩子们早上吃完早点,母亲都来不及洗碗,就要匆匆将两个孩子送到学校去上学。然后自己为了节省饭钱,中午都是自己从家里面带饭。这位母亲的上工时间是每天早上8点到下午五点,每天下午五点后,他赶紧到学校接两个孩子,接完孩子后回到家,才开始一家人的下午饭,处理早上剩下的碗筷,洗全家人的衣服,打扫卫生等等繁重的家务活……

望着眼前这位身材短小,体格一般的母亲,我一下子愣住了。这位母亲说,孩子的父亲刚刚落下腿疾的时候,全家人生活一下子跌入了地狱,家里所有事情都要她做,丈夫完全帮不了任何忙。看着她讲起那段日子,微笑的脸上隐约闪烁着泪花……而我,也惭愧的地下了头,因为在这位伟大的母亲面前,我终于明白,我们这年轻颓丧的一代,无论经历着怎样的现实压力和情感伤痛,都不是自己自怨自艾忧伤颓废的理由,因为在生活这场无休止的战斗中,和苦难的大多数面临和正在经历的苦难相比,我们的“狭小的,压抑的哀愁”分量轻的不值一提。这位母亲又说道,不过现在好了,他爸爸也渐渐恢复过来了,也可以帮着家里做一些事情了,我的负担也就慢慢减轻了……“这下么,就等着我的两个娃娃快快长大,这样我们两个的压力才会慢慢减轻。”我下意识的想到,孩子慢慢长大,他们的压力不是只会越来越大吗?正当我疑惑的时候,这位母亲接着说,现在就希望两个娃娃无论如何读到初中毕业,然后出去打工,日子就会一步步好起来了……我再一次惊讶了,原来父母根本不指望孩子能一直上学,不是不想,而是真的支撑不下去两个孩子沉重的抚养费。龙应台说:“亲爱的孩子,我也要你读书,不是为了要你将来出人头地,而是你在将来的人生里,有更多选择的权力,而不是被迫谋生”,而这个“选择的权力”,在底层劳苦大众艰难的生活字典里,也成了遥不可及的奢侈品。

后来的日子里,望着这对兄妹,我总会陷入更加深刻的惆怅,尤其是他的哥哥在学习时候那迟钝,呆滞的目光,让我一直难忘……

  • 作者:幽兰葳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