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强东和马云一谈论计划经济和共产主义,主流经济学家们就慌了!

毫无疑问,改革是近三十年来中国社会思潮的关键词。在中国,改革一词是有其特殊内涵的。这个改革,指的是与公有制加计划经济的毛泽东时代告别,大规模增加私有制成分,并且用市场替代计划,作为资源配置的基础性机制。

正因为改革明确以市场导向,所以在社会主义国家里,知名经济学家把实施计划经济说成是无知和无耻,并不会让人们感到奇怪,反而会展现出一种“敢说真话”的勇气。

https://cdn.proletar.ink/pics/review/2018071201/201807120101.jpg
截图

尽管大部分经济学家都非常讨厌计划,钟情于市场和企业家。但企业家并不见得就认同经济学家的看法。一位中国最最知名的企业家就表达了与主流经济学家的观点相左的言论:

“昨天在一场交流里,马克思主义讲到的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到底哪个好?我认为这个观念我们过去的一百多年来一直觉得市场经济非常之好,我个人看法未来三十年会发生很大的变化,计划经济将会越来越大。为什么?因为数据的获取,我们对一个国家市场这只无形的手有可能被我们发现。中医的医生在没有发现X光和CT机之前我们是没办法把肚子打开来看一看,所以中医的号脉,望、闻、问、切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指挥系统,但是X光和那个出来以后,发生了天翻地覆,相信数据时代我们对国家和世界的经济、数据明确的掌握,就像世界经济我们将会有一个X光机和CT机,所以30年以后将会有新的理论出来。”

来源:马云:未来30年 计划经济会越来越大 http://tech.sina.com.cn/i/2016-11-20/doc-ifxxwrwk1500894.shtml

马云这么一讲,立马让经济学家们懵了。在市场经济里混得最风生水起的企业家,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说什么计划经济未必比市场经济更差,甚至可能更有优越性的昏话,这还了得。所以,学者们纷纷撰文对马云进行批判。他们不仅指出马云对计划经济的使用纯属胡用,对计划经济一窍不通,甚至把马云说这一番话的动机也作了一番剖析:

“然而,阿里再牛,其数据资源也有限,只能在自身及影响范围内实行“经济计划”。中国在“互联网+”及大数据方面已走在世界前列,马云不难看到,自己的大数据计划只有与国家的大数据政策、路线、方针相一致时,才能长治久安(李光斗语)。

忽悠政府搞“计划经济”,从而不禁止阿里收集私人数据,还能将政府“大数据”供阿里使用,阿里则帮助政府提高信息处理和运用能力,让“坏人根本走不进广场”(马云在2016年10月21日中央政法委“前沿科普”讲座上的说法);与此同时,阿里通过对大数据的占用,将现有商业帝国扩张至无远弗界的地步,这实在是一宗太合算的买卖。”

来源:赵晓:马云大谈“计划经济”,暴露了什么? http://finance.sina.com.cn/roll/2017-08-18/doc-ifykcppx9286213.shtml

经济学家的水平还是有的,明明白白地指出了马云提出计划经济的目的是要实现数据领域内的霸权。无论张维迎赵晓们扯多少理论,无论他们多少次宣布在理论上证明计划经济不行而市场很行,但现实却还是让人们看到市场经济的不足。比如我们经常能看到的农产品滞销的新闻:

https://cdn.proletar.ink/pics/review/2018071201/201807120102.jpg
截图

市场经济下,价格是唯一的指导性信号。如果某种商品价格高,利润率高,自然会引导生产者转向该商品的生产。但是,价格信号并不能全面真实的反映生产者和消费者的信息,当大量农户投入到某种水果的生产时,他们哪里知道,到自己的水果能上市的时候,真实的供求关系将会反应到价格上来,其结果就是,大量水果烂在地里,大量农户亏损,有的人甚至倾家荡产。价格信号的滞后性和片面性,在市场经济中随处可见。

从这个意义上讲,马云提出来的“计划经济”是有现实意义的。如果某个机构能够全面获取消费者和生产者的信息,准确预测出几年后某种商品的供求关系,就可以提前给予生产者以指导,避免盲目生产导致的资源浪费和各种家庭悲剧。现实摆在这里,技术也已具备,正常人都能看出来,基于大数据的某种“计划”,的确可以在某种程度上降低市场的不确定性。

通过把大量企业纳入到互联网生产流通网络,使得这些企业可以在基于数据分析的指导下进行生产,提高生产的合理性。但是,这也就意味着,这些企业相对于控制着互联网生产流通系统的马云,就像是滴滴司机相对于滴滴平台一样,完全没有反抗之力,被大垄断资本彻底控制。

但是,要实现这样的计划,就必须获取大量的生产单元的信息,但这些信息在市场经济条件下,都是各个生产单元私有的。即便是马云的阿里巴巴这样的巨头,也无力相对全面的获取到。实际上,马云的邪恶计划主要是针对大量的小企业,真正的大企业,一个垄断公司甚至可以控制某类商品一半以上的市场份额,他们绝不愿意成为马云的仆从。也就是说,马云的主张宣告了大资本对中小资本的新一轮吞噬,消灭他们最后的栖身之所,把所有人都绑在垄断企业的战车上。

但如同主流经济学家所指出的,这仍然只是单个企业或者某个大型垄断组织中的计划,还谈不上计划经济。

这时候,草根逆袭的代表人物,刘强东,东哥又发言了。他在一次采访中,比马云更进了一步,郑重指出,共产主义不是梦:

“刘强东:咱们中国提出共产主义,过去很多人都觉得共产主义遥不可及,但是通过这两三年我们的技术布局,我突然发现其实共产主义真的在我们这一代就可以实现。因为机器人把你所有的工作做了,已经创造了巨大的财富,政府可以分配给所有人,没有穷人和富人,所有公司全部国有化了,中国只需要一家电商公司,销售公司就可以实现了。没人再为物质去工作,大部分为精神,为感情去奋斗。人类可以享受,或者可以做点艺术性的、哲学上的东西。”

刘强东:共产主义将在我们这代实现 公司全部国有化 http://tech.163.com/17/0820/20/CSADKS6O00097U7R.html

东哥的这番发言爆出来后,一时间舆论哗然。虽然东哥后来在各路专家讨伐下,不得不出来解释说这个说法只是抽象地讨论技术发展对社会的影响,不要套到中国的社会现实。但东哥并没有否认,技术的发展的方向的确是从私有制向公有制演化,从许多公司变成“一个电商公司”。谁都知道,即便是资本主义国家中,单个企业内部也是高度计划的。所以,被“一个电商公司”控制的整个国民经济体系,只可能实施计划经济,而他口中的“电商公司”所承担的职能正好相当于原来社会主义国家的计划机构。

不过,虽然刘强东在共产主义理想中消灭穷人,但是在资本主义现实中,他却没有停止用技术来制造穷人的步伐:

https://cdn.proletar.ink/pics/review/2018071201/201807120103.jpg
截图

如果刘强东的计划得逞,这八万名京东员工不会有属于国家的“电商公司”为他们分配生活资料,反倒是被扔到街上,自谋生路。刘强东说得对,吃瓜群众不要误读他的发言,在现实中,他就是一个资本家。如同很多评论所指出的,刘强东能够给自己的员工上五险一金,已经是非常不容易的了,在黑心老板遍地的中国,俨然一股清流。至于共产主义,全面国有化,离现实的中国的确太远。东哥要做的是先把全国的商业都统一到京东这一家电商平台上来。如果将来谁有本事,再来把京东给国有化了吧。

虽然东哥只是随口这么一说,但捍卫市场经济的学者们,那是容不得一点沙子,更不用说是在市场中混得风生水起的企业家出来为计划经济和国有化招魂,是可忍孰不可忍。《凤凰财经》发的一篇文章就劝导资本家们迷途知返:

“读书并非多么高逼格的事,市场同样教人更多。只是对于几代经济学家的深刻反思视而不见,被一时的成功和技术的炫目所遮蔽,对未来做出一种一叶障目式的判断,这是令人遗憾的。在这一维度上,认真研读米塞斯的《社会主义》的任大炮确实要比信口开河的马云和刘强东们显得更清醒。”

来源:财知道337期:关于计划经济,马云错在哪里? http://finance.ifeng.com/a/20170904/15644251_0.shtml

中国经济学家们很紧张,恐怕是他们也看到了信息技术的发展的确有利于计划经济的再次复兴。所以他们纷纷搬出米塞斯的牌位,想要用这位反共义士的名头吓退对计划经济共产主义颇有好感但又一知半解的人,不得不说,挺可悲的,因为真正让人们对计划经济保持距离的,根本就不是他们读过的那几本破书,而是现实中计划经济的失败。(其实,米塞斯所属的奥地利学派在西方经济学界中本就属于极右的异端,在跨派别的辩论中拿他的话来当论据,跟左派背诵马恩列斯语录当证据没啥本质区别。唯一的不同之处在于,马恩列斯说的东西真理含量是米塞斯完全不能比的。)

我们知道,传统计划经济是在没有大规模使用计算机,没有互联网,更没有电子商务的时代实行的。读者们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没有计算机,靠打算盘,滴滴平台能够存在吗?没有互联网,靠打电话发电报,京东能够存在吗?但是计划经济就靠算盘(当然,后期用上了电子计算机)和电话电报,毕竟还存在了这么长的时间,在苏联和中国等国家建立起了强大的工业体系,不得不说,这是伟大的成就。

但是,缺少必要的信息技术,计划是不可能做到位的。计划机构制定出来的计划,由于缺乏必要的信息采集能力和计算能力,只能是粗糙的,而不可能是精细的。在计划经济时期,出现面包比麦子还便宜的奇闻,很正常,因为没有一个计划经济国家建立起了真正意义上的反映生产消费信息的价格计算系统。而最近三十年取得长足发展的计算机和互联网,正是传统计划经济所缺乏的技术。有了现代的信息技术,计划经济完全可以实现精细化的计划,在效率上全面超越市场经济,而在公平方面,更是碾压系统性地制造不平等的资本主义市场。

其实,在互联网还没有完全普及的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就已经有经济学家描绘了这样的经济体系的模型了。只不过,没有多少人愿意真正去了解罢了。对社会主义不怀好意的人,自然不屑于了解这样的思想,而进步知识分子和人民群众里的觉悟中,还忙于与政治对手争斗,确立社会主义思想存在的权利,还没有闲心去思考信息时代的计划经济应该如何实施的问题。

劳动人民没有思考这些问题,反而是马云和刘强东开始思考了。而他们一思考,主流经济学家就发笑。但笑归笑,谁又能否认,这是朝着正确方向的思考呢?

  • 作者:阿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