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联想,躺在大国争霸的枪口下

一、联想事件

联想集团可能至今未明白,怎么就被两年前的事给推上了广大网民口诛笔伐的风口浪尖,互联网何时有这样的记忆力了?文章正式开始前,我们先来梳理一下联想事件的来龙去脉。

素来有“一流的公司做标准,二流的公司做研发,三流的公司卖产品”的说法,制定行业标准的公司,对行业有着巨大的控制权,获取高额的利润。在移动通信领域,早期2G标准由美国高通公司制定,采用此标准的公司每年都要交给高通公司大笔的专利费。3G时代,通过一代中国技术研究人员的不懈努力,以及国家大力支持,国产标准勉强成为三大标准之一。在4G时代,以华为为首的中国企业,投入巨量研发费用,付出巨大的心血之后,有了与昔日老大一战的能力。

2016年10月,关于5G标准中的数据长码、数据短码、控制码三个方面的投票开始。在长码上,高通具有绝对优势,在控制码上,华为具有绝对优势。但是在短码上,双方各有优劣,如果在这一块击败高通,那么华为就能拿下大部分标准制定权,代表中国领跑全球5G。

在高通占绝对优势的数据长码投票中,联想2票全部投给高通,华为占据绝对优势的控制码,2票全部投给华为,优劣难以区分的数据短码,联想投票弃权。而联想弃权的结果是,在关键的数据短码领域里,华为以23比24票惜败高通,5G时代的龙头依然是美国。相比之下,包括台湾联发科、宏碁在内的其他中国企业,三个领域的票全投给了华为。如果联想没有弃权,把这2票投给了华为,那么华为就是25比24险胜美国高通,成为5G时代领跑者。

从单纯技术层面来看,联想做的并没有什么问题,但如果从爱国这一标准来看(如果真有这一标准的话),那么联想“卖国”的罪名成立。随后爆出的联想在中央某采购中心关于预装国产操作系统的投票会上投了反对票,更是在“罪状”上盖了章。

二、天降大任

这一次广大网民的民族情绪被瞬间点燃,完全顺理成章。两年前的旧案在中美经贸战大背景重提,绝非偶然。“中国对美让步2000亿美金”新闻一出,国内舆论蠢蠢欲动,痛心疾首群众的情绪一触即发,网上甚至流传一张图,将此次谈判与清末签订《辛丑条约》丧权辱国谈判并列进行对比。官方媒体立刻行动,直接发布以“中国对美2000亿美金?别信,这是谣言”为标题的辟谣文章,大家心知肚明,这个节骨眼上国内一定要团结,一致对外。“团结一个民族最好方法,就是树立一个共同敌人”,“敌人”自然是指外部敌人,同样也包括了内部的叛徒,历史上叫“汉奸”,“买办”。毫无疑问,联想扮演了这样一个转移矛盾的角色,被抓来“祭天”。熟悉联想历史的读者可能知道当年“日本国旗门”“台湾国家门”,联想能做到舆论压制,内容封杀,如今“投票门”的声音止不住,甚至需要拉上众多企业家站台,将内部信放到官网首页,摆出殊死一搏的架势。为什么是联想,而不是别家公司,来看看联想的“资格”:

https://cdn.proletar.ink/pics/review/2018061901/201806190101.jpg

“美帝良心想”,同一款联想的产品国内外价格差距非常大,国内比国外贵上很多,质量也比售往国外的差,作为一个以“民族品牌”为主要卖点的公司,这种行为欺名盗世,十分恶劣;三流公司,联想被香港交易所评为10年来表现最差的科技公司,其产品核心元器件从国外购买,简单装配贴牌卖出,极其不重视研发。联想10年内的研发投入不足300亿人民币,而同期华为研发投入共2400亿;起家黑历史,柳传志如何从侵吞国有资产发家的过程,读者可自行检索;寻求政治权利,不满足于经济利润。

https://cdn.proletar.ink/pics/review/2018061901/201806190102.png

联想事件成功转移了国内民众对中美这一次谈判结果的注意力,并杀鸡儆猴,提醒国内不安分的资本,一石二鸟,成功建立“国内统一战线”。

三、国家与无产者的祖国

回过头再来揣测一下联想当时投票打得什么算盘。根据从联想内部传出的消息,联想将获得高通骁龙855芯片处理器的国内采购资格。

https://cdn.proletar.ink/pics/review/2018061901/201806190103.png

目前的旗舰手机,高通835和高通845芯片是主流处理器,但这些芯片不支持即将到来的5G时代的技术,骁龙855是高通第一款采用7nm最新工艺生产出来的芯片,支持5G功能,而大陆工艺水平还停留在28nm,国内首发骁龙855意味着联想将成为中国第一家推出5G手机的厂商,甚至在全球范围内,都将抢先占领市场。因此没有自主技术的联想,凭借他人之力便可以获取大量市场利润,5G投票给高通的行为完全可以贴上“无商不奸”。即使冒着背负骂名的风险,倘若不是撞在中美谈判枪口上,凭借自身操控舆论的能力,可以说无需什么代价。如果资本逻辑下“爱国”成本高收入小,“卖国”也罢。我们再来看看面对国内指责,联想内部怎么回应的:

https://cdn.proletar.ink/pics/review/2018061901/201806190104.jpg

当“爱国”可以打开市场,便高举“民族”牌子,当“爱国”双刃剑指向自己,便又委屈地喊“技术无国界”。撕下伪善的面具,资本露出本来的面目,资本为利润而生,从未有过祖国。

国家是抽象的概念,在不同时期,不同阶级对于爱国有着不同的理解,对于无产者来说爱国一定是爱地理概念上的国家的大多数人,即无产者,如果以统治者、少数资本家的角度理解“国家”,民族热情背后全是以他们的利益为先,那么这样的“爱国”对无产者来说便是一种诱骗。无产者不再当家做主,处于被统治,被压迫的地位,我们应该清醒这不是我们的祖国,内心自然纯朴的民族感情失去了“爱国”载体,留下了的是最本质的阶级感情,戴着虚幻的民族国家帽子下面的嘴脸极其丑恶,藏着压迫的不怀好意。

沾上“爱国/卖国”“民族”相关字眼的事件,被拿来大为宣传,老百姓内心朴素的集体情怀容易被勾起,进而不太理智思考事件的背后,每当这个时候,我们应当提醒自己,无产者的祖国一定是广大劳动人民的国家,而不是少数人掌控的阶级压迫机器。无产者应该去爱的是无产者自己的国,这种爱是从一而终的感情,时时挂在劳动者心头,绝不会是需要外来挑动的。爱国也不是喊喊口号那么简单,无产者首先要从虚构的国家概念中走出来,关注真实的无产阶级共同体,同他们一道奋斗,建立无产阶级的国。本文最后以《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一则故事结尾:

“一个年轻的班长,叫斯涅古尔科,是个报务员,战前在洛济当过电工。他被判处枪决,罪名是背叛祖国和在士兵中进行共产主义宣传。他没有要求赦免,判决后二十四小时,就给他们杀害了。他们传瓦莉亚到法庭上去作证。她回来跟我们说,斯涅古尔科承认他进行过共产主义宣传,但是断然否认他背叛祖国。他说:‘我的祖国是波兰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是的,我是党员。我当兵是被迫的。我一向所做的工作,不过是帮助那些跟我一样被你们赶到前线的士兵睁开眼睛。你们可以为了这个绞死我,但是我从来没有背叛自己的祖国,而且永远都不会背叛。只是我的祖国跟你们的不同。你们的祖国是地主贵族的,我的祖国是工人农民的!我深信,我的祖国一定会成为一个工农大众的国家,而在我的这个祖国里,决不会有人说我是叛徒。’”

  • 作者:霍铁头